当90后遇见90岁老红军 这是他们打开“古田”的方式

时间:2019-11-15 来源:www.crchina.com.cn

当“90后”遇到有90年历史的红军时,他们就是这样打开“古田”的。

n打开“古田”的方法

田东

古田,熊秀宁解放军报特约记者,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一个群山环绕的小镇 在这个小镇上,古田会议纪念馆挤满了游客。 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在这个奠定我军政治工作基础、形成新型人民军队的地方,开启历史时代,重温第一次思想,感受使命。

驻扎在古田旁边的武警龙岩支队长汀中队指导员左奇也一次又一次走进古田,寻找政治工作中遇到的新问题的答案。

另一批新士兵加入了军队。同往常一样,中队把士兵带到瞿秋白烈士逝世的长汀县罗汉岭,进行理想信念教育。 一个士兵的问题引起了左奇的思考:“教练瞿秋白不屈,被捕后英勇牺牲。但是为什么我们党的高级领导人顾张顺和向钟发变成叛徒?”

”我可以用一个简单的历史结论作为回答告诉他,但是对于今天的官兵来说,用这样简单的方式打开历史和触摸历史显然是不够的。 左奇认为,即使他守护着古田、长汀等丰富的红色资源,传统的历史教育也总是面临挑战。

“官兵有问题是好事,那他们有自己的想法 武警龙岩支队宣传安全组组长邓龙符认为,目前,武警部队中大多数年轻官兵是“90后”和“00后”。在红色历史的研究中,我们需要不断创新方法,加强引导。

如何让红色历史变得可触摸、可知晓和可感知?邓龙符觉得,在大院里开古田和红色资源宝库一定不止一个办法。 在具体实践中,他们展开了各种探索。

以古田会议会址为中心,在红军长征第一村、松茂岭战斗纪念碑、毛泽东蔡溪镇测量纪念馆等21个红色场地建立了教育基地。 各旅、中队充分吸收车站红色故事的内涵,提炼“一队一传统”的团队精神,组织“读书分享会”和“军营故事会”,排练“历史风景剧”,建造“红色文化墙”,利用车站红色文化来种植军队发展的精神底蕴。

他们还通过访问革命家乡、寻找历史见证人、编辑和分发红皮书来引导官兵重温他们的红色记忆。 “苏区干部作风好,自带干粮上班,穿着草鞋革命,晚上打灯笼看望贫农……”不久前,上杭中队官兵再次走进了老红军林蟠龙的家。老林唱了一首当年红军的歌,谈到革命战争时期苏区党员干部的优良作风,深深打动了官兵。

在回答新士兵的问题时,左奇一直等到经过多次红色历史教育后才回答。 他搜寻信息,写教案,并做了充分的准备。 随后,他又一次带着官兵到罗汉陵,举办了一个以“牺牲与红色政权的建设和斗争”为主题的教育课

”大浪淘沙,忠诚与背叛,患难与共,分道扬镳;革命斗争是考验我们党和红军的最残酷、最严峻的方式。”我们的信仰、意志和精神就像坚硬的钢铁。只有经过一番磨练,我们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课后,官兵们结合以往参加红色教育活动的经验,一个接一个地讨论和发言。

左奇看到新同志的信任时,感到如释重负。"看来他们已经找到了自己打开古田和红色历史的方法." “

在古田,他们在古田会议旧址会见了“熊秀宁人民解放军日报”特约记者“董天

龙岩武警支队”组织优秀党员开展主题党日活动 郭大卫拍摄了“00后”迎接“00后”的一批新战士进入军营,武警龙岩支队官兵再次来到基地附近的古田会议纪念馆接受精神洗礼。

通过每一件文物和历史资料背后的悠久历史,不仅仅是90年前的那次伟大的会议,还有参加会议的一群人,让19岁的机动中队二等兵晏子汉和他的同志们感慨万分。

“陈毅、罗荣桓、吴忠豪.许多参加古田会议的祖先出生于1900年以后” ”严子涵急切地与同志们分享他的“重要发现”。21世纪的一群“00”在古田遇到了上个世纪的“00”

当“00后”与“00后”相遇时,刚刚进入军营的士兵在穿越空时读到了什么?

在参观纪念馆后的讨论和交流中,阎子涵的讲话与一个关键词时代密切相关 “他们也是在本世纪初00以后出生的。他们出生在一个已经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苦难中国。我们出生在一个走向伟大复兴的繁荣中国。生活在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感到幸运。 ”严子涵说道

”吴忠浩去世时才25岁 今天,25岁是许多人结婚生子的年龄。长汀中队的林甲二等兵和易建联谈到了当年革命先辈们的选择,还记得书中的一句话:这真是一个人们年轻时就做大事,年轻时就失去生命的时代。

林佳和易建联告诉他的同志们一个他们在长汀县中福村听到的真实故事,“红军长征第一村”

中富村有一座“红军桥”。桥上刻着红军征兵用的一条身高标准线。 起初,这条线是用粉笔画的。 许多人又年轻又矮。为了成为红军,他们半夜起来,秘密降低了警戒线。 后来,当招聘人员发现后,他又用刀切断了这条线。

这条线被当地人称为“生活轮廓”。 当时,仅中富村就有近600人加入了红军,绝大多数人再也没有回来……

“正是00后前一代人的牺牲和奉献,才使00后我们这一代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林宜动情地对同志们说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责任 “听完士兵们激烈的讨论后,机动中队的教官刘华讯充分利用了这一情况:“如果‘1900年后’的任务是拯救国家免于灭绝,那么‘2000年后’的任务就是复兴它。”。 在恢复的道路上还有许多考验,我们也需要我们的奉献精神来赢得最后的胜利。“从官兵们坚定的目光中,刘华讯觉得这次古田之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回到中队后,士兵们发生的变化证实了他对

400米障碍训练的判断。燕子涵过去身体并不突出,他跑到了新战士的前面。一个曾经喜欢玩手机游戏的士兵最近被一本《闽西红色故事集》的书占据了。高项星在过去的五公里越野训练中经常失败,他很快就把成绩提高到了一个好水平.

当“90后”遇到90岁的红军时

宋刚下士,生于1998年,是武警龙岩支队的红色评论员。 在支队官兵的眼里,当一名红色评论员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

古田会议纪念馆的讲座让宋钢感到惭愧。 那天,宋刚指着他脚下的一个黑色标记,告诉游客:“已经是深冬了,代表们在会议厅点了一把炭火。这是炭火留下的痕迹……”他还没说完,一个年轻的游客问道:“已经快90年了,为什么这条痕迹还在?”

演讲中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宋钢张口结舌。 幸运的是,附近的一位专业评论员接管了对话:“古田会议的旧址是福建西部的一座传统民居。它是由石灰、粘土和细砂的混合物制成的。 一旦混合物燃烧,它会显示出这种颜色,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 “

游客频频点头,宋刚松了一口气,但他的脸却火辣辣的 事后,他陷入了沉思:“我们都说我们应该是好的红色后代。我们能记住纸上写的是什么吗?”

后来,在寻找红色后裔的过程中,宋钢遇到了钟一龙,一位来自长汀县南山镇的91岁红军后裔,他的问题得到了回答。

在当地,钟一龙被称为无名烈士宋茂陵的“灵魂守护者” 钟一龙出生后不久,他的父母就被反动民兵杀害了。 后来,他被带到松茂岭脚下养父母的家 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期间,年仅6岁的钟一龙亲眼目睹了宋茂龄的惨烈战斗。 “当我看到养母和几个大人被一个接一个带回来的血腥红军打伤时,吓得连哭都不会哭 ”钟一龙说

解放后,钟一龙动员村民在山里寻找无名烈士遗体,共收集整理了3000多具烈士遗体。 1953年,群众自发捐赠青砖,并在松茂岭半山腰修建了一座2米高的烈士纪念碑。 后来,钟一龙拿出自己的积蓄腾空了祖居,自费建立了一个红色展厅,展示各地收集的革命史料。

"如果红旗要飘一万代,重点是教育下一代。" 宋钢被钟一龙在红色展厅门口写的对联深深感动:“钟老说共产党员应该遵守“红色”这个词,“红色”是指革命者的真诚,“心”是指革命者的第一颗心。当我们是好的红色后代时,我们必须继承我们的信仰和忠诚。 “90后”战士董纪还记得与90岁的红军的一次会面 那年春节期间,董纪和他的同志们去上杭县法坑村看望了98岁的红军战士林盘龙。 老林曾在瑞金听过毛主席的讲话,并在2014年古田军事政治工作会议上作为老红军的代表受到Xi主席的接见。

林老用颤抖的声音讲述了红军主力长征后,在龙岩偃师、古田等地与留守部队打游击战,在“白色恐怖”笼罩的漫漫长夜中等待解放的曙光。纪东几次听到泪水充满了他的眼睛。

回到营地后,董纪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自己的想法:谢谢你抽出时间,让我们“90后”见见这些90多岁的红色历史见证人。 这些相遇真的让我明白了信仰的崇高和精神的价值。

当“70后”遇到70岁的新中国武警龙岩支队政治部主任王冯建时,他今年40岁。他出生于改革开放之初的“70后”。

参军20多年。从普通士兵到副团级干部,王凤健先后在福州福清、泉州石狮、安溪等地任职。在他个人成长的过程中,他也见证了住宅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

“新中国成立70年后,我们‘70后’是在改革开放和‘致富’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这真是一代人的运气!”王凤健哀叹他的叔叔是一名志愿兵,死于远离家乡的朝鲜战场。 “今天繁荣的中国正如先辈们所希望的那样,但是那些为今天繁荣的中国而战斗和牺牲的先辈们再也看不见了

虽然王凤健在龙岩工作了很短时间,但他对这个新的“第二故乡”充满了美好的期望:“龙岩是红色和绿色的。" 红色自然指红色历史。数百个遗址、纪念馆、烈士陵园和其他红色场地不断给我们前进的力量。绿色意味着绿色生态。龙岩市森林覆盖率为78.93%。现在124个“美丽乡村”项目都已开工建设。龙岩将来一定会更加美丽。 ”

说起龙岩,在龙岩生活和工作了25年的支队副政委冯周林似乎有更好的发言权。 他形容龙岩几十年的发展“日新月异”

“就说毛主席写了《才溪乡调查》蔡溪。现在蔡溪镇已经是着名的“建筑之乡”和“万亩脐橙之乡” 冯周林认为,蔡溪和龙岩只是新中国70年来巨大变化的缩影,“但从革命老区的特殊空坐标来看,这种变化让人们对胜利背后的牺牲和跨越背后的斗争感到更加深刻和感动。"

所有伟大的成就都是不断斗争的结果 当“70后”遇到70岁的新中国时,他们遇到的不仅仅是运气,还有继续奋斗的使命。

龙岩位于闽西丘陵山区。土层相对较薄,台风、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频繁发生。 Xi主席当年在福建工作时,专程来到龙岩长汀,决定把水土保持作为一项由当地人民实施的实际工程。

从那以后,武警龙岩支队的官兵与长汀人民一起,通过封山育林、植树造林和防火来控制水土流失。 每年四月,官兵们都会去长汀县的方土和吴策镇,在岩石山坡上植树。

看着“武警森林”在风中摇曳,就像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士兵挥手致意。 “70后”支队政委陈桂兵认为,这是军队送给革命老区最漂亮的礼物。

当“出发”与“又一次出发”相遇时,历史性的古田会议使原本是闽西一个普通城镇的古田成为人民军队出发的里程碑、前进的历史坐标和航标。

2014年10月30日,新世纪第一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古田召开。人民军队重生了,收拾好行李,又出发了。

驻扎在古田,一次又一次见证了人民军队“重塑新生活”,武警龙岩支队的官兵在参与改造和重塑过程中,自然感到非同寻常。

对于支队人力资源处处长姜秀萍来说,最深刻的关键词是“true”

去年,姜秀萍在支队机关党支部的一次会议上指出,他是一名政治工作专业的“不熟悉组织和培训业务,所以他没有给出任何建议” 出乎意料的是,几名支部成员严肃地指出了他的思想问题:备战是士兵的首要职责。一个人在研究战争时怎么会有“局外人”的想法呢?

"古田会议坚决纠正了单纯的军事观点,我们也必须坚决纠正任何脱离主要责任而行之有效的思想 最后,党支部决定要求干部中的一名“训练标兵”与姜秀萍结成对子,从班级安排、训练和战术策划等方面帮助他弥补军事训练的不足。

对于一群值班教官李福龙来说,参与改造和重塑的最深感受是“团结”

李福龙曾是该支队宣传和保险股的负责人。 由于他在基层的长期工作和他很早就到了政府,虽然他工作努力,但他对自己的业务并不熟悉,仍然有许多错误和遗漏。 就在他感到沮丧和不知所措的时候,政府的党支部安排了一位有经验的股长来“帮助”他。 后来,他的专业能力明显提高。 在一次交流讲话中,他受到中央苏区革命斗争历史的启发:“军队需要团结奋斗,才能从重围中脱颖而出,转型发展离不开团结奋斗。” “

在机动中队战士黄硕的眼里,作为一名战士守护古田,“最不寻常的是你永远不会缺少电源。"

中队官兵将“生命轮廓线”的故事改编成情景喜剧,经常在支队演出。

"我对与母亲分离的情景印象最深 黄叔齐扮演一个即将踏上长征的红军战士,他说:“每次演出,我都会重重地向“妈妈”下跪道别。” 当我跪下的时候,有时我的膝盖会擦伤,伤得很重,但是在那一刻,我真正理解了一个士兵对家乡和国家的感觉.“

从红色历史中汲取精神营养,激发moult新生勇往直前的力量。 在古田,一次“离开”会遇到“另一次离开”;从古田的重组开始,人民军队走上了壮大和振兴军队的宏伟道路。

让我们像这样“相遇”吧

黄少安

如果你敲击坚硬的石头,会有火花;水蒸气摇摆不定,是天生的长虹 “思想教育其实是一颗心点燃了另一颗心,一朵云唤醒了另一朵云

这是一种会议 没有情与情的交融,没有心与心的对话,就不会有碰撞的爆裂声和黄忠与鲁大的共鸣。

我们从哪里开始,为什么?什么样的血液在我们的血管中流动,什么样的基因刻在我们的细胞中.蜿蜒的道路从历史的深处通向未来。

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们需要时不时地“迎接”过去和“迎接”传统,以便不忘记你的首创精神,记住我们的使命,并不断前进。

我们怎样才能让这种“邂逅”更加频繁?

突出红色历史在青年官兵教育中的重要地位 今天的年轻官兵有许多优点,但是我们党和军队经历的红色岁月,是越来越多的来自书本的故事和对前人的回忆,越来越缺乏直接的经验和感情。 这要求我们与时俱进,充分利用红色资源。年轻的官兵在讲红色好故事的同时,应该对党和军队的历史有更直观、更深刻的了解,培养更多的新时期红色后代。

拓宽教育资源,创新教育方法 众多的战场、经典的红色故事和悠久的革命历史是许多地区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的丰富资源。 只有通过深入挖掘和合理利用,通过新时期官兵喜爱的语言和形式,才能打造“视觉、听觉、体验式、可复制”的现场教学基地和教育产品,帮助年轻官兵更好地吸收红色营养,激发工作热情,创造活力。

探索当前红色精神的新体现 革命战争期间的战争火焰和硝烟已经成为过去,但是革命战争期间形成的红色精神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以新的形式被传承下来:铁人精神、红旗运河精神、抗洪精神、奥林匹克精神、载人航天精神……

“山被抬高,风景被阻挡。” 对于年轻的官兵来说,他们必须“会见”革命先辈和时代潮流。我们不仅要向英雄和榜样学习,还要向杰出的同龄人学习。 只有这样,红色的种子才能在一代又一代官兵的心中生根发芽,绽放出新的、壮丽的时代花朵

(本文发表于2019年10月30日《解放军报》的05版)

[编辑方家亮:]